icon
当前位置:

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  申遗成功,一部分来自国际专家到良渚遗址进行的现场评估,现场确认遗产的真实性、完整性,以及保护的有效性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依照:申遗文本。

  如何赢得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(英文名ICOMOS,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委托)专家的心,如何让老外理解中华五千年文明?这是一件有难度的事。

  2012年,良渚申遗正式启动,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(以下简称良管委)委托了一位老朋友——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建筑历史研究所负责,名誉所长陈同滨主持,与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、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共同编制良渚申遗文本,历时5年,总页数5330页。

  陈同滨是杭州人,也是2000年《良渚遗址保护总体规划》的主持人。8年前,西湖申遗本文正是她和团队打造的。

  除了“早期国家”,申遗文本中关于良渚古城遗址的价值要素,还有一个关键词:复杂社会。

  2017年,国际古迹遗址保护理事会ICOMOS的三位考古专家——Douglas Comer(D.考莫尔)教授、Michael Pearson(M.皮尔森)教授和 Rima Hooja(莉玛·胡贾)博士,正在北京参加红山文化遗址申遗的研讨会。良渚管委会邀请三位专家,来杭州良渚遗址看看。

  三位专家给陈同滨提了一个建议:不要简单使用“文明”这个词来描述良渚。他们的建议是用“复杂社会”这个词。

  按照西方物质文明指征,文明有三个标志:城市、金属、文字。这套已经沿用多年,在中国也一直占据主导地位。然而,中国的早期文明未必适用于这种标准。刘斌说,这也是国际学术界对中华文明存在的三个误区。“第一个误区是将中华文明作为一个整体来对待,而忽视了中华文明形成之前还存在着多个区域文明。第二个误区是将中原文明作为中国早期文明的唯一代表,而以中原文明的形成作为中国早期文明形成的标志。第三个误区是以青铜器、文字作为判断文明的绝对标准,而将未发现青铜器、未破译文字的文化摒除出文明之列。”

  世界著名考古学家科林·伦福儒教授认为,除了文字和青铜器,良渚文化在各个方面均已到达文明国家的要求。“良渚文明”成为了个例,它挑战了过去对于国家文明三要素的固有观念。文明的标准,不应成为判断一个文化是否进入文明社会的生硬公式。

  其实,估计考古学界早已开始反思,开始摒弃这些早年归纳出来的标准,比如提出了“复杂社会”的概念。这是中国第一个使用“复杂社会”这个概念与国际对话的。

  “我们必须从人类文明的高度去解读我们的文化,你要突破自身文化背景的局限性。”

  “申报世界遗产,讲遗产的价值,核心价值白小姐今晚开奖结果!一定是在国际语境下讲,而不是用中国自己的传统表述方式。”

  什么是国际语境?就是“必须从人类文明的高度去解读我们的文化,你要突破自身文化背景的局限性。”

  “要想成为世界文化遗产,需要具备一个足够高的视野,借此才能提出一个对全世界都具有突出普遍意义的价值。假如一座中国宫殿,你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说,这是中国某皇帝登基的地方,所以重要,那一定很难入选,因为这只对中国有意义,对其他国家、对全人类的现在和未来,都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  申遗文本中,有这么一句重要的定论:“良渚古城遗址”可填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东亚地区新石器时代城市考古遗址的空缺,为中国5000年文明史提供了独特的见证,具有世界突出普遍价值”。

  人类社会发展有同步性,古埃及文明、苏美尔文明、哈拉帕文明都在5000年前进入国家社会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,随着红山文化、良渚文化随葬玉器大墓的发现,才开始探索文明起源。良渚遗址的发现,证明中国在5000年前左右也已经进入到早期国家形态。

  如今,人们知道良渚文明出现的时期,也正是古埃及、苏美尔、哈拉帕文明开始出现的年代,在距今5000年这一重要时期。

  良渚古城遗址凭借大量的遗址遗迹,包括高大宫殿台基、完整的城墙遗址、古老而庞大的水利工程,以及数以千计象征权力与信仰的精美玉器,就足以让人相信,5000年前,良渚王国社会发展程度,已完全可与其他世界古老文明比肩。